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沙洲街道:和谐发展空间,让入驻企业舒心舒畅

性情 时间:2019-05-20 浏览:
南报网是南京日报主办的新闻网站,致力于塑造南京区域报网融合新媒体品牌形象,是南京地区城市综合信息门户网站,为南京及南京都市圈人群提供新闻、资讯、社区、

沙洲街道:和谐发展空间,让入驻企业舒心舒畅

沙洲街道:和谐发展空间,让入驻企业舒心舒畅

沙洲街道:和谐发展空间,让入驻企业舒心舒畅

沙洲街道:和谐发展空间,让入驻企业舒心舒畅

在矛盾复杂集中的安置房片区,培养出“全国人民调解专家”,让98%的矛盾调解解决; 

在高档商品房片区,拉起一支200多人的普法队伍、建起5个专业服务工作室,每年普法演出20多场,完成各类咨询服务、法律援助1000多人次; 

依托法律服务产业园,融入法律服务生态圈,织密法治服务网; 

…… 

“和谐的发展空间,是打造一流营商环境的一部分。”建邺区沙洲街道工委书记孙无说,“作为街道层面,我们的这些努力,目的是要构建一流的社会环境,让入驻建邺、入驻沙洲的企业,在发展的道路上,舒心、舒畅!”

退休干部拉起200多人的普法队伍

位于河西的江山大街,从沙洲街道穿街而过,将街道分成北两片,片6个社区是莲花、中和保障房片区,北片6个社区是精品高档的商品房小区。今年66岁的伍舒娅,就住在北片的中城社区。 

退休前的伍舒娅,在河南省平顶山市司法局工作长达40余年。2013年底,退休的她随子女来到南京生活。平时,她经常到社区活动室,跟居民拉家常。天天跟居民在一起,她发现,很多群众因为不懂法,导致不少问题得不到及时解决,甚至制造了对立、激化了矛盾。经过近半年的调研,她向社区提出,成立“普法工作室”。“我们一听说,鼎力支持。”中城社区党委书记孙连娟说,经研究,决定从社区有限的办公用房中挤出一间房子,给伍舒娅用。 

2016年6月,“伍大姐普法工作室”在中城社区党委帮助下正式成立。“工作室成立后,我首先想到的问题是,要有个好的宣传载体。”伍舒娅说,调查发现,沙洲街道的群众文艺活动很活跃,尤其是北片的6个社区都是高档小区,业主文化层次高、经济基础好,几乎每个社区都有由退休文艺骨干发起的各种形式的文艺演出团体。她决定成立普法文艺演出团,随即在街道、社区帮助下,11位各具特长的退休人员,进入工作室的领导班子,协助伍舒娅工作。“有负责人事的,有负责后勤的,有负责业务的……大家干劲很高。”伍舒娅说。 

3个月后,天平文化艺术团成立,开始“招兵买马”。经过层层筛选,最终有140多名以退休人员为主的文艺人才被录用,根据他们的特长、志向,分成5个演出小队,每个队都配有艺术指导、编创人员。让伍舒娅没想到的是,一支刚成立不久的民间普法团体,还没开张,竟引来不少“大咖”积极参与。比如国家一级演员、女高音歌唱家刘佩德,中国歌剧院签约男高音歌唱家桑伟、中国舞蹈家协会会员王诚等。 

“架子搭起来,下一步就该准备演出内容了。”伍舒娅说,她们首先从电脑上,通过正规网站把各种法律条文下载打印出来,研究吃透后,再解决用何文艺形式宣传比较好的问题。 

经过反复研究,第一批自编、自导、自演的节目出炉了。比如音乐快板《防诈骗》、表演唱《辣妈说法》、三句半《遵守交通法规,守护平安幸福》、单弦联唱《老韩别传》等,都是居民们喜闻乐见的表演节目。 

经过一段时间的紧张排练,天平艺术团首场演出在社区广场闪亮登场。“我以为就是退休在家的老头老太自娱其乐搞的广场小活动,没想到他们一亮嗓子,就把人给镇住了,专业,太专业了!”家住西堤国际小区的王大爷,是位见过大世面的退休老干部,至今想起第一次演出,还记忆犹新。“从那时,观看天平演出,我是一场不少,还动员好多邻居去看。” 

“演出队成立至今,每年都要演出20多场。”孙连娟说,有一次,天平演出队配合建邺区妇联庆祝“三八节”演出,因为演出地点距离一家菜场比较近,结果开锣演出后,不少菜贩们都不做生意了,跑去看演出了。现在,演职人员的阵容,也由过去的140人,扩大到了200多人。 

与此同时,“伍大姐普法工作室”又在街道工委、中城社区党委指导下,又成立了多个志愿服务机构,比如心理疏导工作室、矛盾调解工作室、法律援助工作室、大学生社会实践基地等。至今,已完成各类咨询服务、法律援助服务1000多人次,调解各类纠纷200多件。因此,伍舒娅获得“南京好人”称号。

社区走出调解高手,纠纷化解率高达98% 

与伍舒娅所在的北部片区不同,南片6个社区,都是保障房小区,社情、民情也是天壤之别。“ 约2平方公里居住人口超过10万人,其中六成以上是承租户,居民成份复杂,管理难度很大。”沙洲街道综治办有关负责人说,“5年前,这几个社区,每年各种矛盾千余件……” 

“为阻止矛盾扩大,把问题消灭在萌发阶段,2014年2月,我们通过与区司法局沟通,在莲花社区,成立了沙洲街道司法服务站。”沙洲街道综治办有关负责人说,退休前当过社区书记、有丰富社区工作经验的周晓红,被社区相中,请来当了站长。 

“我没有名片,手机号就公示在调解室外的橱窗里,24小时在线,周末有需要我也在。”见到记者,周晓红快人快语,“我属于那种走心的调解类型,一人一口味,一人一配方,对于不同的案例,要用不同的技巧。” 

上任3个月后,周晓红就遇到了一件难缠事。有一小区,因为物业纠纷,业委会与物业公司起了冲突。业委会要求物业公司撤走,物业公司要求补偿200万元,但业委会只同意给13万元。一言不合,双方红盾激化,彼此聚集1000多人,准备闹事。周晓红接手调解此事后,在社区网格员配合下,用了4 天时间,化解了这起积怨6年的纠纷,以业委会补偿物业公司43万元解决问题。 

铜头铁嘴,周晓红这样形容自己。“现在社会矛盾愈发多元化,我的调解其实是在‘治未病’,希望前来找我的人,通过我的调解、我的讲述,都能够有原则、讲道理,懂得用法律手段保护自己。调解的最终目的,一定是维护正义。”周晓红说。 

网约车司机肖师傅与父亲同住在莲花北苑社区,父亲常年酗酒,每每醉酒总是性情大变、无所顾忌,导致父子关系如履薄冰,一言不合就大吵大闹。有一次,父亲又因生活费问题与儿子发生矛盾,一怒之下砸了儿子的车,无奈的肖师傅大半夜向周晓红打来求助电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