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我乐家居财报鹤立鸡群的背后:财务障眼法 高管上演离职潮

家居 时间:2020-05-11 浏览:
我乐家居财报鹤立鸡群的背后:财务障眼法 高管上演离职潮-新闻频道-和讯网

  当大部分家居企业在一季度业绩严重下滑的时候,有一家企业却鹤立鸡群,逆势而上。2020年4月28日,南京我乐家居股份有限公司(简称“我乐家居”)发布一季报显示,2020年1-3月,公司营业收入为1.95亿元,净利润为209万,增长230.49%,其净利润增速业内第一。

  我乐家居2019年的财报看起来也不错。

  据其财报显示,2019年,公司实现营收13.32亿元,同比增长23.1%;净利润1.54亿元,为1.95亿元,同比增长51.24%;基本每股收益0.69元,同比增长53.0%。

  我乐家居到底是真的业绩出众还是另有玄机?

  我乐家居业绩高增长的背后

  作为9家定制家居上市企业之一, 公开资料显示,我乐家居自从2006年06月19日成立之后,我乐家居副董事长、总经理汪春俊的愿景就是希望让消费者在一个品牌、一个专卖店,通过一个设计师,用一个软件,在一个智能工厂,一站式地完成从厨房、客厅、餐厅、书房到卧室的整个全屋家具的选购、设计和定制。目前,我乐家居的拳手产品为整体橱柜和全屋定制“两架马车”。

  我乐家居的鹤立鸡群不仅体现在一季度财报上面业绩一骑轻尘,股价上面的表现也同样如此。

我乐家居财报鹤立鸡群的背后:财务障眼法 高管上演离职潮

  公开资料显示,公共卫生事件爆发后,整个A股承受了巨大压力,大部分家居行业上市公司不能幸免。2月3日,开盘当日股价大幅下跌,徘徊在跌停板上,然而我乐家居却是一度翻红,其表现可以说是令人刮目相看。

  我乐家居业绩及股价,值得进行深入探讨的。

  一句话,我乐家居一季度230%增长的净利润很难经得起推敲,而且,其2019年的高增长也是很难持续的。

 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

  这跟定制家居行业的特点有关。

  定制家居的业绩收入可以分为两个,一个直接面对终端消费者,称之为零售业务。一个是和房地产企业做生意,称之为大宗业务。2020年第一季度,当整个家居行业都在公众卫生事件影响下受到严重冲击的时候,零售业务连店都开不了,我乐家居的零售业务也肯定是下滑的。大宗业务由于房地产企业不能开工,更不能验收收货,增长也是乏力。那么,我乐家居为何还能够逆势增长呢?

  IPO君的结论是:我乐家居的增长是寅卯吃卯粮导致的业绩偏差。

  此外,其零售业务不可持续的原因在于:透支预收款。在定制行业行业,零售业务,企业每年年底都可以提前收到客户预收款进行生产,而且在次年发货后再确认收入。二者通过一定的比例分配进行处理。在过去几年的当中,我乐家居在年末的预收款和次年一季度的收入之间的分配比例为76%左右。

  不过,2019年却有点意外,这个比例达到了113.85%!

  这说明了什么?

  这也就是说,在2020年一季度,我乐家居在2019年末收到的预收款,到现在都还没有消化完毕。没有消化完毕的原因就是生产受阻,货都没发出去!如果部分经销商3个月后都还没有收到公司发出的货物,这很影响公司的口碑,因为从消费者的角度看,从交了全款开始,到安装结束大概5个月的时间,如果再一耽误,这个时间差让消费者很焦虑。

我乐家居财报鹤立鸡群的背后:财务障眼法 高管上演离职潮

  (图表1:我乐家居过去三年每年年度末预收款占次年一季度收入比重)

  姑且不论未来的影响如何,毕竟2020年情有可原,但是如果连年前的订单都尚未消化,至少可以反映出,公司的生产还没有完全恢复正常。

  大宗业务的业绩不可持续在于,2020年一季度,还有一部分原因为发出商品确认收入导致的增长,这不是因为大量生产导致的增长。

  通常而言,发出商品一部分是还在物流中的商品,如果经销商或者客户没有最终确认,并不能计算为公司的营收,具体到大宗交易业务就是企业已经把货物运到地产商的工地,安装好,待工地复工后双方验收通过确认,相应变为业绩收入。

  然而,2019年,我乐家居的发出商品大大增加,2020年第一季度,我乐家居则将物流的商品或者经销商收到的产品计算为公司营收。但是,我们已经知道公司的生产受阻,等到所有的预收款都确认收入了,所有的发出商品都确认收入了,又没有新商品发出,2季度的收入又从何而来呢?

  如下图2则为我乐家居过去几年“发出商品”的金额。

我乐家居财报鹤立鸡群的背后:财务障眼法 高管上演离职潮

  (图2:我乐家居过去几年发出商品的金额)

  2020年1季度,我乐家居的大幅增长是因为2019年我乐家居发出商品金额大幅增长直接导致,即其大宗业务收入的增长大部分为2019年积累下来的“储备粮”,零售业务的增长是2019年积累下的预收款转化而来。因此,其一季度财报并不能真实反应2020年1季度我乐家居的实际业务情况。

  这就意味着实际上在客观而言,其实,与其他家居公司一样,我乐家居也同样受到了公共卫生事件的严重冲击,在2020年1季度实际业务恢复极低,生产速度缓慢。

  可以说,2020年一季度财报看起来非常靓丽的背后其实是财务障眼法,实际上与其他公司一样,公司增长受到影响。

  与经销商关系不融洽   增长力为何消失

  不能否认,2020年的1季度无论这个报表多么异常总是情有可原。

  然而,剔除2020年一季度的外部因素,增长乏力也一直困扰着我乐家居——如同其他家居定制公司一样,基本定制家居的销售都是依靠经销商。

  然而,对于在一线打仗的经销商,我乐家居却与其关系并不融洽。

  据我乐家居历年财报显示(如图3),我乐家居的经销商团队面临经销商数量不再增长难题——自2014年以来覆盖的区域,我乐家居没有超过800个行政区,在品类扩张和店面扩张的力量走到头之后,它的增长能力为何消失了。

  由我乐家居的经销商保证金可以看出,在过去三年当中,我乐家居的经销商始终维持在800家左右,如果经销商数量不能突破,那么这也就意味着我乐家居只能在这800家经销商所在的城市进行销售,没有新的区域那就没有新的销售,也就不能实现大幅增长——一个经销商服务的区域是有限的,能够开店的数量更是有限的。

我乐家居财报鹤立鸡群的背后:财务障眼法 高管上演离职潮

  (图3:我乐家居历年经销商数量及带来的营收增长)

  而且,经销商的数量不仅没有增加,而且还在减少,这个趋势尤其在2019年表现明显。

  据我乐家居2019年财报显示,2019年,我乐橱柜专卖店关闭203家,新开91家,实际关店112家。衣柜专卖店关闭62家,新开98家,实际新开36家。

我乐家居财报鹤立鸡群的背后:财务障眼法 高管上演离职潮

  (图表4:我乐家居2019年专卖店数量图,数据来源,我乐家居2019年财报)

  在经销商数量不断减少的背后,我乐家居与经销商的矛盾也开始浮出水面。